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修/王杰希]某年某月某日

新年份的叶王。下半年忙

某年某月某日。

傍晚。

夕照掠过沉默冗长的车列,于行道树稍间稍作停留,而后隐去了踪迹,纵目望去只留下灰白色的暗云堆叠层积。

隔着老远王杰希就认出了叶修,后者正在人行道上慢悠悠地闲晃。起初只是觉得背影有些熟悉,且剪裁得体的精英套装套在那人身上硬是被衬出了几分散漫,便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只消几眼,便确定了那是叶修。

王杰希有些犹豫,不知道“忽略”与“主动上前”这两种选择哪一种较为妥当。意识到“自己正在犹豫”这个事实,他又不由觉得可笑。一年前,这种微妙的情绪还无处可寻。只是叶修没给他太多时间犹豫,他的脑后仿佛有一双眼睛,洞悉一切。

他转过头,看见了王杰希,便停下脚步,等他走上前去。

有些挫败与不甘,王杰希叹口气,快步上前。

“老王。”叶修笑意盈盈地搭上他的肩膀。

“你的车呢?别告诉我你扔马路上了。”

“嘿,真懂我。”

王杰希望着对方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老范还在车上。”

老范是叶修家的司机。

叶修退役后按照家里安排进公司当了个低层小职员。这个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跌爆众人眼镜,黄少天甚至大放阙词,说叶修要是能坚持一年他就坚持一整个赛季不说垃圾话。一晃几年过去,叶修竟真的安心呆在单调的格子间里,甚至一步一步做到了管理层的位置,而当时闹腾的职业选手也都纷纷退役,拥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至于某人说的某句话,自然不了了之,最后成了职业群里的老人们茶余饭后的开怀一笑。

后来王杰希和叶修偶然聊起这件事,叶修笑笑,说:“断的干净,免得留着念想,心痒难耐啊。”

叶修总是这样,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认真又果断。他向来知道要什么,并且表现出惊人的勇气与毅力。十几岁时是这样,已过而立仍旧如此。

王杰希退役前,二人虽然同城,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甚至不如从前还是竞争对手的时候。彼此都太忙,况且没有特地见面的理由,城市那么大,生活轨迹不重叠,偶遇简直天方夜谭。

有一年全明星,大家聚在一块闲聊,偶然谈起叶修,才发现知道叶修近况的人寥寥无几。被问起是否清楚叶修在忙什么时王杰希也只是摇摇头,说“我们不常联系。”

那天晚上,王杰希破天荒地失眠了。他坐在床上,房间里一片漆黑,窗外路灯清冷,偶尔传来轮胎摩擦地面与汽车发动机的声响。这是他的最后一个赛季,退役由他一手安排。注视着队员成长,直至能够独当一面,他很欣慰,同时理智地告诉自己是时候了。新旧更迭,无可避免,王杰希自认不后悔不遗憾。尽管早前有所预料,但他从未像今晚这么深刻地认识到,离开就是结束,从此辉煌成了过往,再无瓜葛。即使那个人是叶修也无法避开这样的结果。

王杰希退役后,有过一段无所事事的日子。没有很伤感,就是闲,闲的慌,像是被扔进一片虚空之中。早晨睁开眼,花上好几分钟发呆,吃过早饭后到小区里走几圈,下午在家看看电影,也没认真看,就是找点事情做。并不是真的没事干。方士谦邀请他去国外旅游,王杰希合计合计最终拒绝了。理由是麻烦,衣食住行样样都要操心。方士谦说那你报个团。王杰希想都没想就否决了这个提议,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一起更糟心。方士谦这下被气乐了,说大眼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任性,队长担子没了,放飞自我了?

叶修管他这种情况叫“大龄男青年的颓废期”。

“你经历过?”王杰希问他。

“不怕你笑话,还真经历过。”

说出这话时,叶修正在他家剥花生。

王杰希觉得人的关系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比如他和叶修。在他退役后的一个月内,两人的见面次数比前几年的总和还要多,大部分时候是叶修下班路过他家上门蹭饭。

这种频繁见面始于退役后不久的某天傍晚,他正思忖是点外卖还是泡个方便面,手机响了,是个陌生来电。他没接。过了一会,手机又响了,一看还是那个号码。还挺执着,王杰希想。他在脑中过了一遍“我不需要,谢谢”之类的婉拒方式便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

“老王,告诉我你家住址呗。”

“......叶修?”

十分钟后,王杰希开门迎接这位手上还提着一瓶红星二锅头的稀客。

叶修彬彬有礼地在沙发上坐了约莫一分钟,原形毕露,他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笑着问王杰希:“正常的流程难道不是应该请客人参观参观房子吗?”

“我以为你没这兴趣。”

“那我该对什么有兴趣?”

“这得问你,你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叶修指指那瓶二锅头,“吃饭,喝酒。”

王杰希给他俩泡了两碗方便面。

叶修给王杰希倒了小半杯白酒。

“老王你先干,我怕我干了等会直接摊你家。”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接过酒杯一口饮下。辛辣的白酒呛得他直咳嗽,眼泪不停往外冒,却意外地觉得酣畅。这会他已经隐约猜到叶修的意图。

酒过三巡,说起话来顾忌也少些。叶修同王杰希叨叨公司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天南地北的胡扯,王杰希就在一旁默默地应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人没声了,他以为该扯到正题,屏息凝神地等着。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听见均匀的呼吸声,和轻微的鼾声。王杰希扭头看叶修,他正摊在桌上,一动不动,竟睡着了。

王杰希失笑,还真摊他家了。

第二天早晨叶修起来时闻到一股子豆浆的香味,拖着沉重的脑袋走到餐厅时王杰希正坐那吃早餐。窗外晨光明媚,树影婆娑,鸟语声碎。

“老王,要不以后我上你这蹭饭得了。”

“……”

“反正你钱多人闲。放心,我要求不高,三菜一汤。”

王杰希本来以为叶修在跟他开玩笑,当对方言出必行的实践了三天以后,王杰希认命地操起厨具拿起菜谱研究三菜一汤。他不排斥这件事,叶修是一个合格的蹭饭者,饭后主动包揽洗碗的任务,虽然最后他买了个洗碗机。他会和他谈起近况,顺心的糟心的,闲暇时还能一起看一部电影,吐槽衔接不合理的剧情。王杰希原本预料他们会无可避免地说到退役,然而对方始终没有提起这件事,时间久了连他也渐渐淡忘。再说起荣耀已经是半年以后,那时胸口憋着的那口气已经匿去踪影,只剩淡而轻微的烟,像细雨霏微的清晨笼在山间的雾,有些湿有些凉,却也温柔含蓄。

生活开始走上正轨,虽然依旧闲,却不是从前那种有力没处使的闲。王杰希将另外两处房产租出去,定期收租。投了点钱进股市,剩下的交给理财公司打理,乐得一身轻松。他每天需要动手做的就是上菜市场买个菜,弄个三菜一汤。约莫是上了心,他也渐渐觉出其中的乐趣,有时发散发散天马行空的思维做个黑暗料理也完全不在话下。总也有人一边嚎啕着难吃一边和他一起吃完。

有一回黄少天上他那玩,毫不留情地嘲笑他这种“退休老头子”的生活,彼时王杰希正在修剪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晚上叶修如往常一般出现在家里时,黄少天正在打格斗游戏,看见来人惊讶得连游戏都顾不得就冲着厨房的王杰希喊“卧槽,老王你竟然和叶修暗渡陈仓!”王杰希端着汤从厨房里走出来,闻言扫了他一眼,“你小学语文及格了么?”“完了,老王被带坏了……连垃圾话都如出一辙你们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一夜不得安宁。

有一件事王杰希始终百思不得其解,就是叶修为何在两三年疏淡的联系后忽然与他来往频繁甚至算得上密切。有一次他坦坦荡荡地问出口,对方漫漫悠悠地看向他,直视他的眼睛,神情是难得一见的认真,随后忽然又笑了,“你说呢?”

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没再问下去。夜深人静时仔细回想,叶修对他向来直接了当不知客气二字如何写,可这恰恰是最亲密的表现,一切昭然若揭。

自那以后二人都默契地没有触及那条线,一方在思考,一方在等待。叶修看出了王杰希细微动作间的踌躇,便揽下了为期一个月的出差活计,留给他时间与空间。

王杰希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也讨厌婆婆妈妈的纠结与犹豫。几乎是在叶修离开后的第二天他就确定他想要什么。世界上的事情没那么复杂,要什么就去追求什么,期间遇到的阻碍不过就是阻碍,荒唐事年青时也干过一件,好事成双也好祸不单行也罢,他总不介意再干一回。

车列仍旧停滞不前,已经有急性子的司机按响喇叭。

两人走到叶修公寓入口前。

“再见。”

叶修点头,往里走了几步忽又转身。王杰希还站在原地,恰好一阵风刮起。

“老王!”他喊了一声,小跑回去勾住他的脖子,“上我家,吃饭,喝酒。”

王杰希笑了笑,“这回你要摊在自己家?”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

END

小短篇,有些东西没完全表达出来,笔力不足,意会吧。下次试着简单点沉稳点,下次估计又要半年后了。

评论(10)
热度(81)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