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王]望山水 (1-5完结)

架空paro

还是全文一起放好了,也不长。

看过(1)(2)可以跳过前面的部分

————————————

(1)

北朝都城,清明时节,细雨纷纷,行人匆匆。

一人自南门策马而来,马蹄声在石板铺就的路上急促地踏踏回响。骑马者焦急万分,只恨不能再快些。

马在微草堂前停下,来人向守门人出示令牌,顾不得等守门人放行就快步跑进。

议事厅内,现任堂主林杰和副堂主方士谦正在讨论城外疫情的处理事宜,忽然就听见远远传来喊声。

“堂主!堂主!出事了!”叫喊的正是刚刚急匆匆跑进堂内的人。

林杰见他眼下乌青,头发凌乱,衣裳上还沾了好些草叶,想是赶路多日未曾歇息。正要叫他坐下慢慢说,对方却直接跪倒在地...

6 129

[叶王]复燃 (下)

隔了半年,填了填了,新年快乐呀!

04

在那些带着战队厮杀拼搏的年岁里,外人总道王队自律严厉不苟言笑,像古时大家族的一家之长,因此他的粉丝里有一小撮最特别的存在,只此一家绝无仅有——儿子粉和女儿粉。

然而只有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褪去了王队的外衣,王杰希其实应该是家族里最闲散自在的撒手大爷。

若干年后已经是成功人士的方士谦回想起比他还要年轻一些的队长,咂摸出了那么点愧疚感,担子过早的落在了少年人稚嫩的肩膀上,也亏得王杰希足够坚忍,才没被鸡飞狗跳的现实压垮。

约莫是那么点愧疚使然,毕竟当年没少给王杰希添堵,方士谦总是担心没人能够了解他。后来王杰希知道他的这点担忧笑他婆婆妈妈,大龄妇男。...

3 89

[叶王]复燃(上)

七月份的叶王,复健,不会坑...

01

在不断拆毁重建的过程中,一座城市旧有的胫骨脉络被生生抽起新鲜的血液取而代之,人物皆非。然王杰希始终认为这座他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城市的夏夜和十几年前的夜晚相同,或者一脉相承。空气中酝酿着热,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夏日独有的如同裹挟着颗粒般质感的燥热。这热度真实得不可思议,从头到脚包裹着他,王杰希在梦中猜想家里的空调是坏了。

他知道自己梦里,因为他看见了另一个王杰希,十四岁的王杰希。寸头,球鞋,身上套着偏大的校服,白色运动衫的下摆有一个黑乎乎的篮球印子,独自一人徘徊在初中校园旁的公交车站。在子夜时分。

王杰希记起来那是中考结束的晚上,他所在的班级和某...

9 149

[王杰希生贺]离别与相逢

无cp

01

据说微草内部有个不成文的传统,每一位队员退役离队都会选在一个寂静的早晨静悄悄地离开。

“我跟你说,队长为了不打扰我们训练一定早早地就走了。”深谙队内各种“传说”的刘小别坐在食堂,一手拿着咬了一口的肉包子,一手端着盛满粥的勺子往嘴里送,同坐在对面的袁柏清念叨。对面那人原本颇为赞同地点头,却忽然间顿住了。

“队...队长!”袁柏清讷讷地喊了一声。

刘小别起初愣了一下,转而又猜想袁柏清多半是在吓唬他,抬手挥了挥不甚在意地笑:“队长怎么可能在,你骗不到我的哈哈哈...”

“小别。”清冷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吃完了到训练室集中。

王杰希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可怜的小别同志因...

20

看到我眼诈个尸。光是刷图就正中❤   (满足捂心唱首歌

2

[叶修/王杰希]某年某月某日

新年份的叶王。下半年忙

某年某月某日。

傍晚。

夕照掠过沉默冗长的车列,于行道树稍间稍作停留,而后隐去了踪迹,纵目望去只留下灰白色的暗云堆叠层积。

隔着老远王杰希就认出了叶修,后者正在人行道上慢悠悠地闲晃。起初只是觉得背影有些熟悉,且剪裁得体的精英套装套在那人身上硬是被衬出了几分散漫,便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只消几眼,便确定了那是叶修。

王杰希有些犹豫,不知道“忽略”与“主动上前”这两种选择哪一种较为妥当。意识到“自己正在犹豫”这个事实,他又不由觉得可笑。一年前,这种微妙的情绪还无处可寻。只是叶修没给他太多时间犹豫,他的脑后仿佛有一双眼睛,洞悉一切。

他转过头,看见了王杰希,便停下...

10 79

[叶修/王杰希]毗邻而居(上)

*十月的叶王,又名隔壁老王

01
叶修搬进新居那天恰逢寒露,秋高气爽。他毫无形象地坐在楼梯台阶上,指尖的香烟明明灭灭,拖着腮帮子看搬家公司的人来来回回将他的行李搬进房子。还剩好几大箱子的书。两天前他刚把稿子交上去,总算摆脱了修罗期,趁着人还清醒还有余闲赶紧把家给搬了。打从被提上日程起,搬家这事已经拖延了三四个月。

房子是一年前买的二手房,装修完善,家电齐全。叶修看上的就是这点,省事。更重要的是小区清静,没有乌烟瘴气的食肆和吵吵嚷嚷的商业街。他以前住的地方楼下是个广场,每天清晨大妈们活力四射的身影伴着嘹亮的音乐声准时出现,除了刮风下雨,从未缺席,堪称人肉闹钟。可惜那会他刚躺下。

听说邻居是个...

1 61

[叶修/王杰希]清辉

九月的叶王,短,自娱自乐。

叶修离开座位时饭桌上依旧觥筹交错,玻璃酒杯清冷的撞击声抵不过世人热络过度稍嫌腻味的言谈,只不过来来回回逃不开事业和家庭,仿佛世上只剩下赚钱和生娃儿两件事。

他一直不在状态,耳旁笑闹如同喧嚣杂音,滤去了声音只剩嗡嗡轰鸣。即使如今熟练于商场应酬叶修仍旧没法在这样莫名的酒席里游刃自如。他找不到这些热切却疏离的言语间的真心。推拒了不知哪位亲戚伸过来的酒杯,解释了好几回他不擅长喝酒,却从对方微微愠怒的神色里明白如此只是无用功,只好借着去洗手间的当儿匆匆逃离。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酒席,以及坐在另一张桌子旁,背对着他的王杰希。他能想象那人滴水不漏的微笑与眉间偶尔流露出...

6 97

[叶修/王杰希]错位

旁人眼中目标明确,行事果断可靠的微草队长此时正在“棒打鸳鸯”和“暗牵红线”两个选择中进退两难。


王杰希皱起眉头,颇有些严厉地打量眼前的青年。白T短裤,修剪整齐的短发安分地贴在两鬓,正是电视剧或者小说里标准的乖巧大男孩模样。对方内敛拘谨中带着几许的恭敬让他想起高英杰,神色不由得柔和几分。坐在他对面的女孩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急不可耐地站起来挽住青年的手臂,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抢了先。


“哟,老王。”叶修漫不经心的语气将偶然的遇见演绎成稀松平常的招呼。他将手中的书本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笑着说:“好久不见,叙叙旧。”


王杰希跟着叶修走...

5 169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