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王]复燃(上)

七月份的叶王,复健,不会坑...

01

在不断拆毁重建的过程中,一座城市旧有的胫骨脉络被生生抽起新鲜的血液取而代之,人物皆非。然王杰希始终认为这座他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城市的夏夜和十几年前的夜晚相同,或者一脉相承。空气中酝酿着热,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夏日独有的如同裹挟着颗粒般质感的燥热。这热度真实得不可思议,从头到脚包裹着他,王杰希在梦中猜想家里的空调是坏了。

他知道自己梦里,因为他看见了另一个王杰希,十四岁的王杰希。寸头,球鞋,身上套着偏大的校服,白色运动衫的下摆有一个黑乎乎的篮球印子,独自一人徘徊在初中校园旁的公交车站。在子夜时分。

王杰希记起来那是中考结束的晚上,他所在的班级和某班相约篮球场,赛后一群十几岁的少年勾肩搭背同去撸串,迎着夏风乘着青春,冰凉的啤酒灌入胃中,四肢百骸渗入一片冰爽,与空气中的热浪相抵。荒唐过后已是深夜,末班车绝尘而去,学校却不允许离校学生留宿。汗沿鬓角滑下,少年坐在车站的长椅上,于此静谧夜晚不可免俗地遐想未来,关于梦想,关于追求。

二十八岁的王杰希从上帝视角看见了这个少年,生出几许怀念。

视野中出现了另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行色匆匆。小王瞧着那人衣衫不整头发纷乱,大号行李箱落在后头,轮子咕噜咕噜转动的声响格外突兀,掐指一算猜是个离家出走的浪子。

“同学,没车啦?”那人在长椅另一端坐下。

小王点点头,往自己那一头挪了挪。

那人似乎看出王杰希的防备,笑了笑也没再搭话。

两人分坐两端各自相安。

这幅画面定格至王杰希最终被热醒,又或者这个梦很长,但醒来后能被记住的只有这一小部分断断续续的隐约画面。空调停止运转,手机屏幕的时间指向5:00PM,天还没亮。他睁着眼躺在床上,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浸湿,有微微的溺水窒息感,回想那个只剩一小截的梦。

一半真实一半虚假。

他确实曾在那天因为错过末班车半夜滞留公交车站,却没遇上任何人,而那个拉着行李箱的陌生人,对十四岁的王杰希而言是陌生的,对二十八岁的王杰希来说,那张脸,却熟悉至极。

那是叶修的脸。

叶修踩着点匆匆走进会议室,恰好看见王杰希单手支着半边脸昏昏欲睡。这人本就生的白,前几日大病一场瘦了不少,眼底那一抹乌青挂着,倒让他瞧出几分病态的美感。可惜没等他凑近细看,对方就睁眼了。

叶修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调侃道:“大眼啊,大病初愈,还是节制点好。”

“家里空调坏了。”王杰希揉揉眉心。

“那得找人修......昨天家庭聚餐如何?”叶修转移话题,状似不经意问:“有没有被逼着相亲?”

王杰希扭头看他,对方靠着椅背,嘴角含着笑,一副料事如神颇有把握的样子。他摇摇头,说:“倒没有逼着相亲,只是我妈她说......”话到一半欲言又止,王杰希觉着那话不该说给这人听。

“阿姨说什么?不厚道啊老王,你这是吊人胃口。”

“那就吊着吧。”王杰希毫不留情的回答。

叶修还想再追问几句,冯主席却拿着资料进来了,只好作罢。

王杰希退役后本打算清闲段时间,在家里摆弄花花草草,谁想舒服日子没过几天就被业务缠身的叶修拉去联盟当苦力。谈交情谈报酬,王杰希自知说不过也比不上叶修脸皮厚,半推半就的从临时工进阶为合同工。冯主席见叶修搬来一尊靠神,还是一尊靠谱的神,自然高兴,大手一挥应了叶修的要求将两人分在同一组,抬头不见低头见。事后某人邀功,勾着他的脖子说帮他解决了失业问题,大言不惭要求请客。

三人小会议无非就是冯主席在讲,讲宏图伟业大号前景,落到细处便是战队的制衡赛制的改进新技术的引进与推广以及赞助商的拉取...最后再鼓励一番云云。叶修曾跟王杰希吐槽这每周一的例行会议与其说是商讨,不如说更像一场演讲。他戏言冯主席这演讲技巧日益精湛,他俩作为倾听者功不可没得多讨点工资。

会议结束,冯主席刚踏出会议室,叶修就凑到王杰希跟前,一脸严肃。

“怎么了?”

“大眼,你实话跟我说,你妈是不是给你找了个童养媳?”

王杰希正喝水,听到这话差点一口水喷他脸上。

“怎么可能,”王杰希反驳,“现在才找,小姑娘都可以当我女儿了。”说完又见叶修皱眉思考其他的可能,不禁失笑,没想到这人还惦记这事,莫名横生逗趣的念头。

“叶修,天机不可泄露。”

02

夏日太阳落得晚,王杰希回到小区时天还没黑,夕阳在远方染红了一片天。一只白色的母猫领着同样通体雪白的幼崽大摇大摆地从他跟前走过,而后跳上矮墙,很快消失在视野里。

他觉得这只母猫瞅着有些眼熟,盯着它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忽而想起今年春天的某个上午,叶修心血来潮一大早跑来找他,不巧那段时间家中闹铃坏了,他又有睡眠关机的习惯,害得叶修于春寒料峭的清晨在小区的休闲凉亭傻坐了一个多小时,陪在身边的只有一只白色的猫。

他下楼时便看见一人一猫相视无言,场面颇有些滑稽。

叶修同他抱怨那只母猫春情泛滥,一直在叫唤,围着他转赶也赶不走。王杰希笑他魅力跨越种族。

后来他跟叶修说没必要等那么久,对方却反问他感动不感动,他没回答,对话于此不了了之。

没想到这母猫竟真找到了伴,如今连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说起找伴这事,王杰希又想起前些天母亲的话,不免略有些惆怅。

晚上方士谦邀他视频,王杰希不知道是什么风把这位正在度蜜月的新晋人夫吹他这来了。

对方那儿正是晨光大好。看见方士谦身披酒店浴袍端着咖啡跷二郎腿的嘚瑟样,王杰希一个手抖把视频关了。

眼不见为净。

方士谦何许人也,自打两人相熟后,从所谓别扭属性摇身一变,脸皮厚的跟墙似的,在王杰希认识的人中堪居第二。他锲而不舍地发来第二次视频邀请。

“眼儿,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王杰希心里奇怪,这人一向开口三句不离自己的风光生活,这回怎么“性情大变”关心起旁人来了。

“就没什么变化?比如说情感上的?”

情感上的?

王杰希听见方士谦意味不明的问题,脑海里忽然闪过母亲的话。

“杰希啊,我还是希望你有个伴,女的不成......男的也行,我不介意的。”

“方士谦,”王杰希再开口语气里已经带上了昔日微草队长的威严。视频那头的方士谦心道不好,他还在队里时,每每深夜带小队员翻墙吃宵夜被抓,对方就是这种山雨欲来的语气。“你对我妈瞎说了什么?”

仗着隔了大半个地球的距离,他十分硬气地回答:“说的大实话!”

“我喜欢男的,这也算大实话?”王杰希气极反笑。

方士谦见他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犟脾气也上来了,哼了一声,说:“你还别不承认,当时跟叶修告白的可不是我!”

王杰希顿觉一盆凉水迎面泼来,对方还在那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心思藏的深我也猜不着,但您们现在抬头不见低头见,难保死灰复燃,再不济别的人也行啊,你看阿姨那边我都帮你做好疏导工作了......”

“你结婚以后怎么变成媒婆了,行了,我自个的事我自己看着办,你好好度蜜月吧。”说罢不等对方回复,就伸手将视频关了。

离开冷气充足的房间,王杰希走到阳台。夜色正浓,风迎面扑来,是这座城市的夏日独有的颗粒质感的热风,他想起那个梦,又想起第三赛季那个被敷衍而过的告白。

03

十年前魔术生横空出世,一把扫把拍遍全联盟,令人为之惊叹。

外界的称道没能在小魔术师心里激起太大的波澜,他那时大部分心思琢磨着如何带领战队晋级,剩下的那小半分给了方士谦。

如何和这位前辈友好相处成为王杰希当上队长后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对战嘉世,魔术师撞上了战神这堵墙,结果惨烈,可算头破血流,王杰希心里却隐隐地兴奋起来。战后方士谦愤愤然在训练室大骂叶秋欺负小朋友,拉着王杰希就要去找人算账。

王杰希受宠若惊。自打林杰退役后,方士谦对他就两个态度,平时见面了不理不睬,战队失利了阴阳怪调,如此护犊子的行为还是第一次,估摸着方士谦没少在叶秋面前吃瘪,这回算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说是算账,也不可能真去打架,最后叶秋作为地主请微草二位爷儿吃了顿饭。饭桌上的战况可谓激烈,方士谦不停地怼,叶秋懒懒笑着照单全收,不时驳斥一两句,活像拳头打到棉花上,不痛不痒,怼人的那位反倒被气得半死。

王杰希作为三人中年龄最小者,正襟危坐默默吃菜,毫无加入战局的打算。眼观耳听,彼时尚还耿直的微草小队长吸溜完最后一根粉条,看一眼“筋疲力竭”的方士谦,又看向悠哉悠哉的叶秋,感慨这场面活像作妖的被收妖的收了妖气。

叶秋挡得住垃圾话,却对王杰希过于直率的目光感到无所适从,轻轻咳了一声,冲着方士谦道:“老方啊老方,你看看你队长,多冷静多有大将之风,再看看你,哎......”

自从这顿饭以后,王杰希总能有意无意听到关于叶秋的消息,像游泳时灌入耳朵的水,进了去,不跳几下就无法流出。这种状况持续到第三赛季末,总决赛前几天,他夜观天象,站在点点疏星下后知后觉他应该是对叶修有点那方面意思。

而今隔了十年光阴,在这年年望相似的苍穹之下,王杰希怀念且敬佩着少年人的坦率与勇气。

那个赛季王杰希直接把叶秋堵在休息室,目光赤裸裸地落在实现了三连冠的嘉世队长身上,毫无掩饰。对方比他稍大,个子不及他高,带着战后的疲惫和夺冠的欣喜。

“怎么样?哥厉害吧。”叶秋不无自豪地说。

王杰希点头承认,随即又补充:“微草也会夺冠的。”

“那我期待那一天,”叶秋看见他认真的模样,笑了笑,“还有什么事?”

“叶秋,我喜欢你。”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说出这话时是什么表情,但后来他猜测那一定是一本正经且毫无羞赧,不然又如何解释叶秋之后的反应。

“欸?!”叶秋起初吓了一跳,盯着对方看了半天,随即恍然大悟,“你这是崇拜我的意思?这个表达方式真是......有点特别,呵呵。”

王杰希蹙眉想要否认,后来明白这算是一种委婉的拒绝,就没再表态。


之后的日子该干啥干啥,吃吃喝喝睡睡,训练照常进行,王杰希不觉得失恋这件事对他的生活造成了多大影响,所谓的“心被掏空”大概只存在于母亲看的狗血连续剧,只是夜深人静时不免感到郁闷,他认为“我不喜欢你”这类拒绝虽然伤人却也干脆利落,一刀下去,藕断丝不连。

再后来的后来,他对微草的感情胜过了个人的私欲。如果说最初当上队长带着点赶鸭子上架的急迫,把责任往肩上一撂就被推着向前,那么三四年的沉淀过后,当这份责任成为习惯,并非外界评论的辛苦,而是一种深深印在脑海中的自然而然的思考模式,他心甘情愿并且乐在其中。

他在和战队一起成长。他乐意看到这样的过程。

所以他退回了界限以内,重新定义叶秋,后来叫叶修,一个值得欣赏的对手与朋友。一旦接受了这个新的定义,他从理智的角度审视那个告白,确实过于轻率,说不定真如叶修说的那样,喜欢不过指代欣赏,他没同时经历过这两种情感,于是混淆了概念。

退役后他为了安慰失恋的方士谦,将自己这段姑且算是感情经历的事迹同他分享,语气平和且不带惆怅,却换来对方一个熏着酒气的白眼。

“狗屁!你这就是失恋后的自我催眠自欺欺人,全联盟值得欣赏的选手那么多,也不见你对其他人混淆了概念。”

王杰希不以为然,直到母亲的话以及那个时空错乱的梦。

他今夜再一次夜观天象,望着那零星几颗星,不得不承认,十年了,他还没能从坑里跳出来。

TBC

评论(9)
热度(148)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