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修/王杰希]毗邻而居(上)

*十月的叶王,又名隔壁老王

01
叶修搬进新居那天恰逢寒露,秋高气爽。他毫无形象地坐在楼梯台阶上,指尖的香烟明明灭灭,拖着腮帮子看搬家公司的人来来回回将他的行李搬进房子。还剩好几大箱子的书。两天前他刚把稿子交上去,总算摆脱了修罗期,趁着人还清醒还有余闲赶紧把家给搬了。打从被提上日程起,搬家这事已经拖延了三四个月。

房子是一年前买的二手房,装修完善,家电齐全。叶修看上的就是这点,省事。更重要的是小区清静,没有乌烟瘴气的食肆和吵吵嚷嚷的商业街。他以前住的地方楼下是个广场,每天清晨大妈们活力四射的身影伴着嘹亮的音乐声准时出现,除了刮风下雨,从未缺席,堪称人肉闹钟。可惜那会他刚躺下。

听说邻居是个律师,朝九晚五,没有不良嗜好。有了上一回的经验——一个半夜在家开party的小年轻,叶修特地向上一任房主询问邻居的信息,他是不大愿意在赶死线补稿子的时候听隔着墙壁传来的撕心裂肺的歌声,像地狱里挣扎的鬼爪,怪渗人的。

他正盯着对门看,啪嗒一声门就打开了。从门里走出来的人提着一个公文包,身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大约二十七八,看见忙碌的工人也没什么反应,反而是在闻到空气里的淡淡的烟味时皱了皱眉头。叶修隔着工人打量他,走动的身影隔绝了大部分的视线,由于高度一眼望去只看见手腕上的表链反射的光,将视线抬高才望见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和紧抿的唇线。

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叶修草草下结论,无聊地吐出一口烟。那人感受到他的视线,转过身子冲他轻微点头算是打招呼,而后便匆匆离开,表情从始至终都是淡漠而疏离的。

没在意对方的冷淡,在他露出正脸的时候叶修一下子乐了。

嘿,是个大小眼。

他决定收回刚给对方贴上的标签。天生奇相,注定不凡。

搬进新居后的日子和从前差不多,写写稿子抽抽烟,睁眼闭眼又一天。唯一不同的是他开始在周六上午抽出一点宝贵的睡眠时间看王杰希晨跑。

王杰希就是那位大小眼的新邻居。尽管作息时间不同,叶修依然成功地通过寥寥几次碰面将两人的关系从互不相识的邻居发展为可以闲扯两句的泛泛之交。姑且也算是朋友。

前一天夜里降温,西风扫荡,木叶萧萧。叶修清晨被冷风冻醒,伸手摸索放在枕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的瞬间他反射性地眯起眼睛,过了一会才适应。手机停留在昨晚叶秋发来的短信的界面。他盯着那条短信想了几秒,而后又将手机扔回床上。

他点燃一根烟,光着脚走到阳台。冷风迎面袭来,贴着脖颈擦过,像绝望的女人光裸冰凉的手臂。天空惨白一片,带着秋天特有的孤独,吐出的烟雾转瞬即融进了天空里。叶修瑟缩了一下,凉意从脚底渗入进了脑子令他清醒几分。

叶秋让他过年回家吃饭。

他又想起去年大冷天的被扫地出门,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天上却热闹的很,绚烂的烟火映亮了整片天。他静静地看了十几分钟。天上人间,天宫大抵不会冷清。

王杰希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绿色的运动风衣在凉秋里格外突兀,身姿挺拔,像是逆生长的槐树。

叶修弯弯嘴角,头脑一热冲着楼下喊:“老王。”

他看见王杰希停下脚步,抬头看他,挥了挥手,然后继续跑,前有老大爷后有小学生,他倒是丝毫不在意。

叶修常常觉得王杰希的生活规律得可怕,早睡早起,几乎没有夜生活,每周六清晨固定绕小区慢跑三十分钟。他曾经恶趣味地猜想这是否是为了和他那不规律的大小眼互补。他对王杰希的兴趣来得毫无缘由,至今也说不出什么分明的理由。就如同过往无数次灵光闪现的一刹那。

再次见到王杰希是在下午,小区旁的一家书店。听说那家书店收了不少已经停止印刷的出版物,他本打算去淘点旧书,一进门就在新书区看见王杰希,他手上拿着正在翻看的书叶修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最新的小说。

“你喜欢叶秋的书?”叶秋是他的笔名。

“大学毕业的时候看过他的文学评论,一针见血。后来一直都有关注”

叶修有些惊讶,他没想过王杰希竟然这么早就看过他的文章。

“那作为资深读者,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

王杰希正要回答,旁边就传来一个青年对女友手上拿着的书本评头论足的声音。

“这是叶秋的书呀。我看过他早年的文章,尖锐有力,将别人刺得鲜血直流,后来不知道得罪了哪位有背景的,被封杀了一年。再出来后改写小说了,语言却变得圆滑事故。又是一位在强权面前折了腰的有志青年。”语气里满是扼腕叹息,也不知几分真假。

青年说话的时候王杰希眉头紧蹙,强忍着没有打断。待两人走远后他才开口,颇有几分郑重其事的意味:“仍然是一把刀子。”他顿了顿,转头看向叶修,“我认为叶秋的文字仍然是一把刀子,不管是文学评论还是小说。只是埋得深与浅的区别,刀尖依然露在外面。”

叶修愣了愣。

他凭借文学评论崭露头角,以直白明晰尖锐深刻为人称道,同样也因为锋芒太甚绊了跟头。被冷藏的一年不值得对旁人提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却因为改变了过去的风格惹来不少非议,即使如此他也未曾过于在意。他从来不缺少面对指责的勇气,只要值得。

他不渴求肯定。但在这样一个平淡的下午,王杰希作为一个读者为他所作的辨白确实令人动容,甚至感到惊喜,像得不到糖的孩子某天突然被糖果雨砸了脑袋。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他笑了。

叶修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打从见第一面起就注意王杰希。他身体内沉寂了多年的浪漫细胞告诉他这果然就像无数次灵光乍现的刹那,是陌生人萍水相逢一见如故的欣喜,可遇不可求,名曰天意。

TBC

评论(1)
热度(60)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