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修/王杰希]清辉

九月的叶王,短,自娱自乐。

叶修离开座位时饭桌上依旧觥筹交错,玻璃酒杯清冷的撞击声抵不过世人热络过度稍嫌腻味的言谈,只不过来来回回逃不开事业和家庭,仿佛世上只剩下赚钱和生娃儿两件事。

他一直不在状态,耳旁笑闹如同喧嚣杂音,滤去了声音只剩嗡嗡轰鸣。即使如今熟练于商场应酬叶修仍旧没法在这样莫名的酒席里游刃自如。他找不到这些热切却疏离的言语间的真心。推拒了不知哪位亲戚伸过来的酒杯,解释了好几回他不擅长喝酒,却从对方微微愠怒的神色里明白如此只是无用功,只好借着去洗手间的当儿匆匆逃离。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酒席,以及坐在另一张桌子旁,背对着他的王杰希。他能想象那人滴水不漏的微笑与眉间偶尔流露出的不耐烦。

雪刚停,寒风还未走远,像孤独不安的旅人在街上游荡。叶修低头翻找裤兜里的烟与打火机,走出酒店大门要把烟点着时,迎面而来的寒风吹熄了本就微弱的火苗。他缩了缩脖子。一层疙瘩细细密密地浮起来。

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隆冬的夜,穿着一件衬衫跑到大路边吸烟得需要多大的勇气。他叼着烟,打火机点不着,只好不停地揉搓手掌,瑟瑟发抖。一定很狼狈,他想。

叶修忽然想起王杰希的脸,猜想他见到自己这幅模样的表情。一定是一副看神经病且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含着香烟的一头无声地笑。王杰希从来不当面骂人,举手投足皆是外人赞颂的微草队长的涵养与风度,但心理活动其实一点不少。他从前靠猜能猜出半分,现在是完完全全的知道。相处久了王杰希甚至会省去暗示性的表情,干脆利落的言语直接甩出来。

他觉得这样的王杰希很好。

身后传来脚步声。尚且疏松的新雪被踏落发出的声响在寂静空旷的街道上被无限放大。叶修回过头。

王杰希正向他走来。

他头上是深邃无星深蓝一片的天空,还有一轮明月。身后是漆黑的夜,黑暗模糊了一切背景,只剩下星星零零路灯的暖黄色光圈。天地茫茫。

王杰希向他走来,从月光的清辉里。身上是那件两年前两人一起买的灰黑色风衣外套,脖子上圈着白雪一片的围巾,围巾上有小小的微草标志。叶修无数次嘲笑这条纯白色的围巾有多少女,当事人从来不理会。他的半张脸都藏在围巾里,只漏出不对称的两只眼睛。

叶修冲他招手,站在原地等他。

“穿的太少了。”王杰希皱眉,言语间呵出的白气萦绕在叶修眼前,不一会就消失了。他将从座位上拿出来的外套递给他。

“嘿嘿,还是老王你懂我。”叶修摸了摸被冻得通红的鼻子,从善如流地穿上外套。

王杰希见他还在不停地哆嗦,眉头皱得更紧。他将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递给叶修。叶修愣了一下,随即接过来围上。柔软的触感还带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虽然丑了点,还挺暖和。”“嫌丑就摘下来。”“不行,我冷。”

他们并肩而行,将清冷的月光留在身后。

END
评论(6)
热度(96)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