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修/王杰希]错位

旁人眼中目标明确,行事果断可靠的微草队长此时正在“棒打鸳鸯”和“暗牵红线”两个选择中进退两难。

 

王杰希皱起眉头,颇有些严厉地打量眼前的青年。白T短裤,修剪整齐的短发安分地贴在两鬓,正是电视剧或者小说里标准的乖巧大男孩模样。对方内敛拘谨中带着几许的恭敬让他想起高英杰,神色不由得柔和几分。坐在他对面的女孩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急不可耐地站起来挽住青年的手臂,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抢了先。

 

“哟,老王。”叶修漫不经心的语气将偶然的遇见演绎成稀松平常的招呼。他将手中的书本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笑着说:“好久不见,叙叙旧。”

 

王杰希跟着叶修走向后排的座位时明显听见身后两人松了一口气的叹息与随之而来久别重逢的恋人间特有的喜悦碎语。

 

“我记得我们一个星期前才见过。”

 

“我是为了把你从八点档肥皂剧情中解救出来,”叶修随意将那本厚厚的书放在桌上,从包里掏出本子和笔,笔在指尖打了个旋。“你出现在沐橙看的三角恋电视剧中实在违和。”

 

“分明是家庭伦理剧。”王杰希望着那人一看就是装的一本正经的脸,无奈地回答。

 

剧情实在烂俗不过,成绩优异的学生早恋被家里发现,两方家长一哭二闹三上吊折腾的天翻地覆,演了一出棒打鸳鸯的戏码。而王杰希作为家长眼中成熟有为的兄长,在这戏中占了个名为陪同实为监视的角色,在假期被姑妈拉过来陪表妹到图书馆自习。有幸成为这场大戏的见证人的王杰希,一个二十几岁都没怎么谈过恋爱的大龄男青年,对暗度陈仓的表妹与高瞻远瞩的姑妈打从心底里感到敬佩。

 

“这得多能闹。”他最后得出结论。

 

“这就是青春啊”叶修跟着感慨,一脸高深莫测,“大眼你这种没有体会过早恋,或者,哦就是沐橙口中那啥轰轰烈烈的恋爱的人是不会懂的。”

 

“你有?”王杰希毫不客气的反问。

 

“有啊。”

 

王杰希的呼吸一滞。对方的语气过于随意淡然,仿佛在回答今天吃了没,却又因此让人觉出其中有着笃定的意味。他不知道这句话里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只好看他的眼睛,自今天遇见叶修以来,刻意或者偶然地转开了视线后第一次认真地看他的眼睛,想从那双平日惯于忽视日常琐碎的眼里分辨,却意料之外地对上含着笑的目光。

 

王杰希瞬间明白,他被摆了一道。叶修挖了一个坑摆在他面前,那眼神是一个信号,分明在问他,敢不敢。

 

只是这样的眼神转瞬即逝,取而代之又是他看惯的不正经。

 

“我十几岁那会儿爱上了荣耀,为之不惜众叛亲离背井离乡。”叶修得意洋洋地说,“算不算轰轰烈烈?”

 

“好吧,算。”王杰希无可反驳。十年后的叶修,四冠加身功成身退,坐在家乡的图书馆里轻描淡写地说起十年前的远走他乡,窗外日光明媚。确实当的起一句轰轰烈烈。只不过于当事人而言,十年只是每天都能打荣耀的日子,是静如流水的日子。王杰希是局中人,明白这个人的纯粹,由之敬佩,既而被这份纯粹吸引,以至于后来产生了晦明不清的想要靠近的想法。

 

“轰轰烈烈都成了过去,哥现在就是一理论和经验都严重不足的公司小职员。”叶修苦笑着用笔戳了戳那本经营管理类的书。

 

王杰希将书拿过来随手翻了翻,有些意外,“你还挺认真做笔记。”

 

“有必要那么惊讶么,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学无术?”叶修将书抽回来,颇为不满地撇撇嘴。

 

“不然你以为你在我眼里该是怎样的?”

 

“自带圣光BUFF。”

 

“……”

 

 

王杰希将目光从书本上挪开,书是他高中时看过的科幻小说,曾经通宵追完的内容如今来看有些索然无味。他将脑袋搁桌子旁的窗户上,窗玻璃被阳光捂得微热,夏末的风摩擦树叶的声音时断时续。隔着阳光,他眯起眼睛看叶修,撇弃了一切遮遮掩掩的躲藏,光明正大地看着他。

 

叶修正被经济理论折腾得无暇分心,后脑勺的头发被他无意间揉成了乱糟糟地草垛。曾经隔着屏幕的人如今真实可触地坐在面前,即使面对的不再是荣耀也仍然是王杰希想象过的或者是曾亲眼见过的专注。善于在键盘上起起落落精准操作的双手操起书笔,慢悠悠地写下一个又一个有些歪扭的文字。

 

周遭过于安静,恋人的清浅絮语和笔划过纸张的声响都听得真切。王杰希的手指轻轻敲落在浅木色纹路的桌子上,恍然间以为坠入了另一个的时空,误入一个错位的场景。

 

一个星期前他们还在赛场上,耳边是轰鸣热烈的欢呼,彼此分享光影间的酣畅与胜利的喜悦。

 

后来他靠在树干上,隔着队服感受到背后深深浅浅的沟壑与木头与生俱来的坚硬,胸前却贴着另一个温热柔软的身躯。两相对比的感觉过于鲜明。他觉得很热,脸上手指的触感又意外的冰凉,不由自主地愈发贴近。他觉得身体混沌不清大脑反而清明的很,清晰地明白他正在和叶修接吻。另一个人唇舌的触感是新鲜的,可那人却是熟悉的。是叶修。这种想法使他不可控制的兴奋战栗,渐而沉溺其中。

 

事后王杰希曾想冷静地将之归结于酒精作用而无果,因为他们都没有喝酒。一切的发生仿佛自然而然,想再找到源头已不可能。

 

现在王杰希再一次产生和当日一般的错位感,偏离他最初设立的轨道。不需要第三次,他已经足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像早已算计好一般,叶修此时突然抬头,撞上王杰希变得温柔的眼神,这是能从微草队长眼中看见的少有的风景。于是,他从善如流地用手指敲了敲王杰希搭在桌上的手。

 

含着笑的目光在问,敢不敢。

 

王杰希笑了笑,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END


我只想苏一苏老王。失败了。嚎啕大哭。

评论(5)
热度(173)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