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王]Your Eyes

复健
——————————

1
他们之间的那么多过往,想起来每一件事却都很模糊,比不上传闻里的种种细节。说起来不过是相同情境的重复,握手,问好,说一些面上的话,然后道别,期待下次再见云云。次数太多习以为常,以至于经久之后尝试着捉住一星半点,却像是在一片虚妄中,两手空空。

酒水穿肠而过,意识模糊一片,某些画面却清明的出现。

2
那是年轻的王杰希和叶修,风华正茂,在荣耀的世界当得起一句根正苗红。那次见面算不上愉快,叶修不知道对方是否如大部分联盟新人一样对自己抱有敬畏与跃跃欲试,他在每一个跑来想要一睹“战神”真容的青年人眼中看见过那样的光。

王杰希是一个例外。

被人从身后叫住的时候他正在走廊通风处抽烟,吐出的烟雾被吹向身后,因此当他回头时只看见那位被媒体夸上天的微草小队长咳得泛红的眼角。

叶修感受到一种奇妙的情绪,当时当刻他想起的竟然是第一次见面时王杰希和他握手,说着“请多多指教”,脸上却不见分明的神情,甚至称得上淡漠。

眼前的人和印象中的模样不相符,前者带着未褪尽的少年气,后者端的是一副老成持重,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他在王杰希身上同时看见它们,于他而言有一种吸引力,却一闪而过。

魔术师。

那些热衷于给选手或者角色冠以各类名号的闲人并非次次都能抓到要点,对于这位新人的评价却贴切。

他是始作俑者,难得产生些许歉意,又是前辈,至少年龄上长对方两岁,于理于情该关心几句。这并非他的长项,习惯了竞技场上的你来我往,对后辈说过最温柔的话不过一句“加油”。

这一时刻很短。

王杰希的队友从拐角处探出头叫他,叶修还听见了方士谦的抱怨声夹杂其中。然后他看见王杰希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他,用咳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在通道口捡到的。”

叶修伸手接过,那是他的身份证,或许是在掏香烟的时候从上衣口袋里掉了出来。苏沐橙常说他这种不拘小节的毛病得改。

王杰希顿了顿,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抬起眼眸和他对视:“抱歉,我会保密的。”

他没有说明保密的内容,眼神却坦率直白。

叶修很少落在这样的目光底下,旁人看他的时候总是在看“叶秋”,或者说在看冠军与绝对王者。不论是否因为王杰希意外得知他的秘密,他在看他的时候只是在看叶修,一个存在于他面前的人。这一认知令他感到轻松,相比之下身份暴露这件事并不令人担心,他知道王杰希更愿意他留在赛场上。

他冲王杰希笑笑,不甚在意地说:“那就拜托了,下次你来H市,请你吃饭。”

王杰希也笑了,很轻地弯弯嘴角,“一言为定。”

3
叶修一直以为那次“请你吃饭”和“一言为定”的约定不过客套,毕竟之后王杰希和他谁都没有再提起。两人的相处回到了嘉世队长和微草队长的模式,在赛场上的日常互怼和赛后采访的官方互吹之间转化自如,平常相见时彼此点头,问候一句“王队”“叶队”了事。

他和王杰希都不是易于与人相熟的性格,这一点上他向来佩服蓝雨那两位,虽然风格迥异,却都能在人群里混得风生水起,游刃有余。他身上还保留着所谓“远古选手”的特点,游戏里喷起垃圾话来毫不客气,平时却极少在职业选手群里冒泡。

他们这些人,因为荣耀遇见,对于彼此生活的细枝末节却知之甚少,除了最亲近的几个人,离开圈子以后,几乎就不指望着再见。大部分的早期选手都是这样,退役等于消失,从荣耀的圈子里消失,融入熙攘的人群中。偶尔从旁人口中听见某人名字的时候,叶修难免恍神,才想起从前某年某月和对方在赛场上的交锋。

黄金时期的选手不一样,他们是创造了盛世的君王,站在前人搭建的城垣上,遇见了最好的时代。叶修总能在他们身上看到一种鲜活的气质,他们参与荣耀竞技,却不完全依附于此。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个性鲜明,他们成就了这个盛世,盛世同样成就了他们。

第三期的王杰希站在两者中间,像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与两边都格格不入却又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全明星赛是一个契机,将这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选手聚在一起,平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如今也能坐下聊天喝茶谈谈近况。叶修记得王杰希站在他们中间,能够和韩文清正正经经地讨论战队训练,也能扶额接受黄少天的无差别话痨攻击。

他走近的时候,王杰希会看着他,眼神先于话语,每次都是一样的坦率,和记忆里的重合。当他意识到这份注视的时间似乎过长,超出了普通问候而承载了某些不便言明的含义的时候,对方已经将语气和态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地和他打招呼:“叶队。”

此时王杰希已经收回了他的目光,隐藏于其中的意味便成了叶修的错觉。

4
第七赛季结束的夏休期,王杰希突然在QQ上敲叶修,说他还欠他一顿饭。

彼时叶修正在训练营指导新人,看见消息愣了愣,想起来似乎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便让他到嘉世大楼下等他。结束一轮指导赛时他看见王杰希十分钟前发给他的信息,说已经到了。

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看见王杰希,人靠着嘉世大楼旁的电线杆,瘦高的个子,黑色T牛仔裤,头上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帽檐压得低,看不见一双标志性的大小眼。他正低头看手机,下颚勾勒出流畅的弧度,像魔道学者在空中飞行划出的完美曲线。

“老王!”他隔着一段距离叫他。

片刻后,熟悉的目光如期而至。

他领着王杰希走了两个路口,拐进一条小巷,熟门熟路地钻进一家小馆子,店面不大,却很整洁,木质的桌子和椅子,桌面擦拭得干净,不见油光。未到饭点,店里只有一桌客人,是几个中年男人,桌上摆了一打啤酒,墨绿色半透明的玻璃瓶子旁零乱散落着花生壳。

叶修位置选得刁钻,一个旮旯里的小方桌,桌子的直角贴合墙壁的拐角,坐下吃饭的时候对面是灰扑扑的墙壁。

王杰希对他的安排不置一词,蹙起的眉心却暴露了此时的情绪。

叶修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他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为了挑这个饭馆和这个位置我还苦恼了很久。”

王杰希扭头看了看饭馆的环境,那一桌中年人聊得热火朝天,店铺的落地窗外一个老人推着单车经过,单车篮子上放着一捆青菜。老人的身后是灰黑色的墙垣,从墙体剥落的程度判断巷子里的这栋居民楼的年龄应该比他还要大些。他转过头重新看向灰白色的墙壁,静默了一会,问叶修:“我有这么见不得光?”

“咳…咳咳…”听见这话时叶修正在喝茶,差点没把茶喷出来,只好硬生生往回咽。

王杰希伸手拍拍他的背,笑道:“开个玩笑。”

叶修侧过头看他。王杰希嘴角的弧度还未收回,似有若无的勾着,与官方媒体前不苟言笑的形象大相径庭。黑色T恤上印着不明所以的抽象画,繁杂的线条毫无章法的相互交错,将人衬得很年轻。

他本来就很年轻。如果按照常规的人生轨迹计算,正好是大学毕业的年纪,或许会像刚走出象牙塔的少年人一样眼中闪着不谙世事无所畏惧的光芒。这时叶修又想起第三赛季王杰希刚出道时荣耀杂志评论版块对这位微草新队长的定位——年少老成。他就这样在观众面前,举重若轻地,挑起了前人的希冀和今人的怀疑,一往无前。

叶修自知自身的过分理想化,他能够细致地剖析荣耀赛场上每一次进攻和躲避背后的意义,却无意于探究现实生活中每一个充满深意的眼神。并非不擅长,不过认为无意义。过分地心无旁骛,作为职业选手,这是他的优点,作为队长,这却是他的缺点。

作为队长,他常常佩服王杰希,有时却觉得对方或许走得太远。
 

“怎么有空来杭州?”

“士谦退役,被战队敲了一笔,请全员旅游。”

“好玩吗?”

“江南的景色,和北京不一样,有一种秀气的美。”

王杰希和叶修一样,北京土著。不同于叶修早年离家,他在北京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然后进了皇城根脚下的微草俱乐部,除了来去匆匆的比赛再没去过别的城市。这次倒也难得,随队出游,将杭州走马观花地看过一遍,最后只记住了摇曳的垂柳,静默的湖水和稍显甜腻的江南菜式。

“我刚来的时候,受不了梅雨季节,淅淅沥沥地没完没了,通宵之后洗澡换衣服,才发现衣服都没干,只好穿个裤衩继续刷副本。”

“没感冒?”

“后来就发烧了。”

王杰希没忍住笑出声。

叶修觉得眼前的场景过于普通以至于不真实。他正和王杰希于夏日正午坐在小饭馆里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某年某月的一场雨。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小卖部,叶修去买烟,小卖部的墙上挂着小电视正好在重播方士谦退役的新闻发布会。王杰希就坐在主角的旁边,身上是微草的夏季队服,一本正经地说着祝福的话语,尽显一队之长的气度与风范。

他盯着屏幕看,屏幕里的人刚才还是少年的模样,坐在他身边,甚至被刚端上的菜烫了嘴。

叶修没忍住,扭头问站在身后的人:“下个赛季怎么样?”

“你这算打探情报?”

“这是前辈对后辈的关心。”

“谢谢了,你……”王杰希顿住。

叶修听出王杰希话语里欲言又止的含义,他的处境他最清楚不过,只是没想到王杰希竟也看得这么透彻。

走到嘉世门口的时候恰好碰上刘皓,对方显然很意外,讷讷地叫了一声叶哥,顿了顿才又说了声王队好,语气里还有些许的不确定。

“你好。”王杰希礼貌地回复,却无意热络相待,甚至有些冷淡。

叶修暗自叹口气,他果然看出来了,不知该说是神机妙算,还是直觉敏锐。

他陪着王杰希在嘉世大楼下等车。盛夏的蝉鸣铺天盖地袭来,又毫无预兆地消逝,像一出大起大落的悲喜剧。

临别前王杰希和他说:“下个赛季,赛场上见。”

他笑笑,扬了扬下巴:“必须的,等着哥把你打趴下。”

5、
世邀赛闭幕式那天晚上主办方财大气粗地包下当地最出名的酒店为各位参赛选手们办了一场践行晚会。

褪去了平日里的争锋相对剑拔弩张,一群年龄相仿爱好相同的人凑在一起,即使横着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也能牛头不对马嘴的侃上几句。

叶修这段时间酒量见长,和主办方周旋几个回合,被灌了几杯香槟后功成身就地回来,迎面正好碰上那两个外国女队员,同时也注意到她们脸上失望的表情。

落座时便听见喻文州言笑晏晏地叙述魔术师和他的外国女粉丝的故事,彼时王杰希正面无表情地咀嚼口中的牛排,听见众人调侃他还一本正经的解释:“我觉得这很合理。”

喻文州是队长,又恰巧懂几句英文,于人际交往上素来无往不利,众人一致推选他作为公关部长和翻译人员,负责建立友好的国际队伍关系。中国队折桂,他免不了被挨个拉着祝贺,贺词事小,灌酒事真,估摸平日藏着的新仇旧恨都赶这时一起报了。他不能喝酒,三言两语间灌着别人喝了几杯,围观者纷纷感慨心脏。

王杰希坐在队伍里,他的英语不算好,也不像黄少天十几天的比赛交了三十几个朋友,就坐在桌前兀自吃东西,偶尔有人过来敬酒,拎着可乐碰一碰就算混过去。

喻文州被别队的队长拉走,回来时身旁却跟了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众人禁不住起哄。

喻文州好笑又无奈地说:“她们说要来找魔术师的!”

王杰希忽然被点名,人还有点状况外,反射性地拎着装可乐汽水的玻璃杯站起来,用生疏的英语自我介绍。

对方两人见到他,小小地哇了一声,凑在一起说了些什么,随即其中一人笑着夸他,你的眼睛很迷人。
王杰希愣了愣,礼貌地道谢。

她们向他敬酒,王杰希摆摆手,指着手里的可乐解释说他不会喝酒。

“…so cute!"王杰希隐约听见她们对话里的词语。

喻文州在一旁倒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接着其中一人又说了一连串的话,这次王杰希没听懂,皱着眉头望向喻文州。

"她们问可不可以去北京找你。"

王杰希沉吟片刻,笑笑说:"欢迎你们来北京和微草进行友谊赛。"

这段插曲被众人轮番一笑后便不了了之,或许日后还能在茶余饭后间被说笑着提起。这期间叶修又被灌了不少,晚会尾声的时候他撑不住了趴在桌上,王杰希坐在他身边,低头回复夺冠以来犹如集中轰炸般出现在手机里的祝贺消息。

他起初将脑袋埋在胳膊里,缓了一会又侧过头看旁边的人。不远处水晶灯的光正好投射下来,王杰希的睫毛在下眼廓的皮肤上打下一层阴影,这让他想起小时候在自家庭院清白的墙上看见的竹影,静谧而安宁。
你的眼睛很迷人。那两位女选手如此说。

叶修闭上眼睛,久违地想起走廊里那双坦率的眼睛。王杰希的瞳孔颜色比常人稍淡,浅浅的褐色,通透明亮,像经久形成的琥珀。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记着这双眼睛。

6
耳边喧嚣渐渐隐去,叶修靠着王杰希,凌晨的街道空旷一片,改装过的摩托马达声轰鸣热烈,这份热烈压过胸膛的时候他醒了,身旁的人还在,睁开眼时正好看到半高领毛衣外漏出的小半截白。脖颈上的血管在昏黄的路灯下忽明忽暗,他的呼吸落在上面。忽然生出一些不甚满足的欲念,仗着酒后胆气和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底气,他凑近眼前那抹白,嘴唇贴上裸露的皮肤,一片凉意,皮肤下却是流向心脏的温热。

一瞬间,叶修清楚地感受到王杰希明显的僵硬。肌肤相触的地方漾起一层涟漪,细细密密。他在温度逐渐升高的地方摩挲,亲昵地叫他,语气含糊暧昧不清,一声一声不厌其烦。

王杰希当他醉鬼发酒疯,难得好脾气地一次一次回应。

老王。
诶。

王杰希。
是我。

大眼儿。
哦。

魔术师大大。
谢谢。

“杰希……”

王杰希停下脚步,抬头望见漆黑一片的夜空,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凌晨的街道和一个醉鬼,一点也不浪漫。

他叹口气,扛着人继续往前走。

“嗯。”

END

评论(14)
热度(120)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