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叶王]复燃 (下)

隔了半年,填了填了,新年快乐呀!

04

在那些带着战队厮杀拼搏的年岁里,外人总道王队自律严厉不苟言笑,像古时大家族的一家之长,因此他的粉丝里有一小撮最特别的存在,只此一家绝无仅有——儿子粉和女儿粉。

然而只有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褪去了王队的外衣,王杰希其实应该是家族里最闲散自在的撒手大爷。

若干年后已经是成功人士的方士谦回想起比他还要年轻一些的队长,咂摸出了那么点愧疚感,担子过早的落在了少年人稚嫩的肩膀上,也亏得王杰希足够坚忍,才没被鸡飞狗跳的现实压垮。

约莫是那么点愧疚使然,毕竟当年没少给王杰希添堵,方士谦总是担心没人能够了解他。后来王杰希知道他的这点担忧笑他婆婆妈妈,大龄妇男。

蜜月结束后,方士谦参加早期老人家们的聚会,照例对叶修放了几句垃圾话。后来两人坐在餐桌的一角不知怎么聊起了他的前队长。彼时王杰希已经被叶修拉进了联盟做苦力。

“老王那个人啊,只做必须做的事,亏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个正直勤劳的好青年。”叶修笑笑,语气里带着调侃。

方士谦呵呵笑了一声,心里却早已转过七八九个弯,肚子里憋了一堆的问题。

王杰希虽然骨子里透着闲散,但人前该做的他一点不落,否则也没法顶着个好队长的帽子这么多年。

叶修伸出筷子夹菜,聊起王杰希时语气里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熟稔,甚至眼角眉梢都染上了那么点温柔的笑意。

王杰希年少轻狂的那次荒唐告白方士谦是除了当事人外唯一的知情人,他盯着叶修的侧脸看了一会,忽然有种拨得云开见月明的了然,在心里嘿嘿嘿笑了几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各回各家。

叶修扶着醺醺然的方士谦上了车,冲里头的人挥挥手说了声再见。

车子前几天进了修车厂,叶修决定久违地坐一回地铁。

临近末班车的时间点,地铁显得有些空旷,没有了平日匆忙熙攘的人群,只剩下两三对不舍分离的晚归情侣,列车运行的声音格外明显,偶尔还夹有甜腻的细碎耳语。

他有些无聊,翻出今天方士谦拉着他拍的合照发给了王杰希,那头久久不见回应,估计是睡了。

方士谦其人,叶修向来敬佩其挥手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洒脱,今晚倒是生出了点羡慕,尤其是对方如数家珍般说起他们家队长的时候。

 

05

王杰希退役前,叶修和无数“外人”一样佩服为了战队鞠躬尽瘁的王队。几句不着边的垃圾话和一声大眼,也不过是仗着前辈的身份,随口瞎掰的无心之语。他对王杰希的认知从来就没有超出过微草队长和职业选手的范围,一条界限始终明明白白的横在那里。

真正和王杰希相熟后,他不时怀疑前十年见到的微草队长是对方施个法术变出来的妖怪,是用来骗人的障眼法。

他把王杰希拉进联盟的时候,以为找到了一个兢兢业业的劳模,就是那种周末会加班的工作狂。

直到有一个周六,沐橙从国外带了手信,他想着也捎一份给王杰希,就给他发了消息。没多久王杰希回复他一张照片,照片上有湖,鱼竿,和杂草地。

在钓鱼。

你过来吗?

叶修按着王杰希给他发的定位,开车到了郊区一个渔场模样的地方。他循着指示一路走,远远的看见了王杰希的背影。

秋高气爽,山风微凉,B市难得的晴空蓝天。

游人三三两两,王杰希的背影在笑闹的几口之家和头发斑白的老人之间格外明显。

叶修走到他身边坐下,调侃道:“老王,好情致啊,独自垂钓。”

“其实,”王杰希指着不远处的三口之家,示意叶修看过去,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我是这种情况。我爸妈以增进家庭感情为由把我拉出来,现在他们正享受二人世界。”

“……哈哈哈哈。”叶修差点笑岔了气,缓过来时整个人都躺在了草地上。“你真是新时代青年的孝顺楷模。”

王杰希听见这话笑了笑,望着被风吹皱的湖面,不置可否。

叶修捏了根枯黄的草在手里转,逆着光看他,阳光把头发染成碎金色,又沿着发梢延伸向脖颈。时光温婉绵长,很慢很慢,闭上眼前叶修脑海里恍恍惚惚地盘旋着一个念头,王杰希的脖子有点长,还有点白。

醒来时已经是黄昏,王杰希正在收杆,叶修往桶里看了一眼,意外地看见了四五条鱼。

“技术这么好?你这个鱼是买来唬我的吧。”

“有必要么?还特意买鱼唬你。”王杰希走到叶修身边,对方正蹲在桶面前,伸手戳桶里的鱼。“其实我钓鱼技术还不错。”

叶修听出语气里那一点自豪,笑了两声,“深藏不露啊老王。”

“算是一个爱好吧。”王杰希拍拍逗鱼逗得正欢的叶修,“走吧。”

“叔叔阿姨呢?”他拎上鱼桶,跟在王杰希身后。

“先回去了。”

“难道是我睡太久了?”

“对啊,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

叶修愣了一下,这话倒不像王杰希的风格,他本来以为对方会正儿八经地说什么没关系之类的客气话,毕竟这是王队惯用的官方回答。

他以前隐约觉得,王杰希是一个拎得非常清楚的人,待人温和有礼张弛有度,虽然比不上喻文州的八面玲珑,也能给人一个稳健善谈的印象,可他本人却在这样的交往中始终保持一种疏离的态度。

但他记得王杰希对待方士谦的态度,直来直往毫不犹豫,以前总以为是方士谦比较欠揍的缘故,现在想来或许是方士谦和别的人不一样,当得起一句挚友。

就像是画了一个圈,圈里圈外总是不同的。

叶修发觉他一脚迈进了这个圈里,为此莫名地有点高兴,伸手揽住王杰希的脖子,豪气地说:“走,哥请你吃饭。”

 

06

王杰希不知道大部分的人在发现旧情复燃时该是何种反应。略微惆怅之余,他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谈得上愉悦,仿佛尘埃落定,心里是踏实的。

有一段时间他觉得第三赛季那匆匆的告白是一个污点,刻意避开,后来竟真的忘了,准确的说是不常想起来。现在却有些庆幸对方的误解,让他有个理由毫无芥蒂地再一次表明心意——如果对方理解其中真意,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这是可期待的。

即使过了十年,王杰希在感情方面依然坦率且直白,或许应该说没什么长进,毕竟十年间长进的机会几乎为零。

作为“喜欢就要说出来”的忠实践行者,他相信快刀斩乱麻。并非不够深思熟虑,只是相较于被拒绝的短痛,令人彻夜辗转的纠结心思太过麻烦,于身于心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还要面临成为所谓“一生的遗憾”此类的风险,想到就令人头疼。

然而王杰希迟迟未能行动。他有别的担忧。有一件事令他苦恼。

他必须找到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不能太随意,最好是浪漫的,以免重蹈覆辙,“词不达意”。

太难。

日常琐碎,人生中称得上特殊的时刻十个指头数的过来,少之又少。

恰好赶上又一次的赛制改革,联盟内部的员工忙的脚不沾地。王杰希跟着叶修依据各俱乐部的反馈对草案进行修改,大脑还不由自主地分出一缕心神思考改革对于微草的影响以及应对方案。两人同时还肩负着和各执行部门的主管周旋协调的任务,每一天的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王杰希向来不愿意加班,这段日子愣是把睡袋带到了办公室,和叶修头对着头凑合。

叶修约莫是苦中作乐的好手,睡前拉着王杰希站在落地窗前,美名其曰看星星。

听起来风花雪月,实际只有漆黑一片的天和两个挂着黑眼圈的人。

“后悔进了联盟吗?一天到头没个清闲日子。”叶修盯着寥寥夜色,从口袋里掏出烟,叼了一根在嘴里,也不点上。

王杰希摇摇头,答了一句,“联盟福利很好。”算来不亏。

叶修失笑,嘴里喊着烟含糊不清地说了句大眼儿真是……后面的话王杰希没听清。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叶修。

王大眼是前辈们私底下给他取的外号,最初听起来有些许人身攻击的意味,方便喷垃圾话。后来见王杰希岿然不为所动,纷纷暗道无趣,这外号便沦为了闲谈时的玩笑之语。

叶修其实不常这么叫他,也就两军对垒的时候互喷垃圾话,不能失了气势时会连带着姓喊一声王大眼。平日里调侃时也会称呼一句大眼,玩笑语气。

今晚这句却不太一样。王杰希敏锐地捕捉到含糊语气中的亲昵。或许是叼着烟的缘故。他试图说服自己,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期待。于是他转头去看,对方目光含笑。一时无言,他揣摩不出其中意味。目光落到未燃的香烟上,只好盯着烟发愁。

“怎么不点燃?”纯属没话找话。他心里明白,但没办法,他要打破现状。

“唔,你先睡吧。”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我去厕所抽。”

王杰希把自己挤进睡袋,入睡前迷迷糊糊想起来曾经抱怨过办公室烟味太重。不过随口一句,不想听者有心。

 

07

经过一系列的唇枪舌战你来我往,新的赛制政策好歹是落实了。叶修趁着冯主席高兴,以全明星调研为由,从他那讨了一个星期的假,和王杰希坐上了去往青岛的高铁。

早年还是职业选手的时候,两人没少四处跑,对于青岛姑且算得上熟悉,至少某几条固定线路记得清楚。但那会赛程紧张,来去匆匆,心中想的念的都是比赛,没有心思欣赏海滨城市的美景。

抱着休闲娱乐的态度,第一天就睡到日晒三竿。

叶修洗漱结束从卫生间走出来时,王杰希依然保持着刚醒来的姿势。坐在床上发呆,头发凌乱,双眼微微地眯着。

阳光落在了床尾。

他想亲亲他。暂且只能想想。

由于临时起意,谁也没做攻略。两人刚结束一件费脑子的事,谁也都不想仔细地作安排。

“去哪?”王杰希一手拿着茶杯,里面是酒店提供的茶袋。另一只手里抓着昨天没吃完的面包,算作早餐。

“不知道。”叶修答得很快,伸手要去拿王杰希手里的面包。他也饿了。

王杰希将拿着面包那只手往后一藏,避开了叶修伸过来的手,说:“你想,想出来了面包给你。”

叶修讪讪地收回手,不满地说:“王大眼你这么大个人了,玩小孩子那套有意思吗?”

王杰希喝一口茶,热气挡住了他的表情,语气里藏着笑:“有意思。”

“……”叶神难得吃瘪。

良久,叶修忽然笑了,颇为激动地说:“我知道了,啤酒!”

“什么?”

“青岛啤酒啊。”

王杰希以为他说了个笑话。

直到两个小时后他们站在了啤酒博物馆大门前。

两个人都不会喝酒,更不爱喝酒,跟着讲解在博物馆里转来转去听得云里雾里,倒是意外地有意思。拿到原浆啤酒的时候叶修的表情有点视死如归的意味,王杰希比他酒量好一点,尝了几口发觉后劲有点大,想劝他别喝了。

“这就跟BOSS站到你跟前你却跑开一样,太窝囊了。”

“前提是你能把BOSS打……”王杰希说话间,叶修已经喝了一口。“趴下。”

仿佛念了个咒,叶修真地趴在了桌子上。

还好只是有点晕,没有醉的不省人事。王杰希搀着他走出博物馆,又在附近逛了逛,酒劲才算退了。

“去看海吧。”叶修在路边站着,发了一会发呆,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好。”王杰希答得爽快。

虽然没什么计划,但都是行动力强的人,查好了地点就往公交车站走。

下车时已是傍晚,夕照的余晖铺在大街上,映出橙红一片的天和云。

两人在一家餐馆吃了一桌海鲜,平时见过的没见过的都尝了尝,最后嘴里也不知什么味道。叶修调侃说是海的味道。

海风微凉,像穿着薄纱长裙的长发姑娘,相比之下,B市的风倒像个留着络腮胡的粗犷汉子。

吃饱喝足,他们沿着海慢慢地走。

左边是繁华的城市和笑闹的人群,右边是静谧无垠的海和心生欢喜的人。王杰希觉得人生最美好也莫过如此。年轻时追逐梦想论的是慷慨激昂,而立之年眼里又是另外一番景色。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挺幸运。以前他不爱提这个词,总觉得侮辱了无数个训练复盘的日日夜夜。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愿意提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叶修接了个电话,家里打来的。他对王杰希说了声等会,往人群更少的地方走去。通话结束后他回头看,王杰希还站在原地,身处人群中,隔着不远的距离,静静地看他。

他想起去年冬天,也是这样的。

是在某一天某个下午的某个瞬间,王杰希忽然闯进了他眼里。他站在人群中,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半张脸藏在深灰色围巾之下,只留颇具特色的一双眼在外面。

雪突然落了下来。

那一瞬间,叶修仿佛听见雪落在行人肩头发出的细微声响,像火柴划过火柴盒的摩擦声,倏然蹭亮一点火花,在胸腔中燃点,温度渐高。

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成为人像摄影下虚化的背景,只有摄影框中心的人,眉目逐渐清晰。

叶修产生了一种冲动——拉下那遮住了半张脸的围巾,亲亲他。

但是那会王杰希没看见他。现在他看着他。他舔了舔嘴唇。那个冲动更强烈了,比那时的,比今早的。

他走上前去,那么做了,蜻蜓点水。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心里却紧张得要命。他得说点什么。对方却比他先开口。

王杰希有一瞬的怔愣,随即弯着眼睛笑了,笑得很开心。

“叶修,”他叫他的名字,还顿了顿,“十年前,我和你告白,你没回应。”

“现在,我和你说我喜欢你,你接不接受?”

 

 

END

评论(2)
热度(91)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