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

芳草碧连天

[王杰希生贺]离别与相逢

无cp

01

据说微草内部有个不成文的传统,每一位队员退役离队都会选在一个寂静的早晨静悄悄地离开。

“我跟你说,队长为了不打扰我们训练一定早早地就走了。”深谙队内各种“传说”的刘小别坐在食堂,一手拿着咬了一口的肉包子,一手端着盛满粥的勺子往嘴里送,同坐在对面的袁柏清念叨。对面那人原本颇为赞同地点头,却忽然间顿住了。

“队...队长!”袁柏清讷讷地喊了一声。

刘小别起初愣了一下,转而又猜想袁柏清多半是在吓唬他,抬手挥了挥不甚在意地笑:“队长怎么可能在,你骗不到我的哈哈哈...”

“小别。”清冷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吃完了到训练室集中。

王杰希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可怜的小别同志因为惊吓过度噎着了,那口包子卡在喉咙中进退两难,憋得他满脸通红,目睹了这一惨剧的袁柏清单手捶桌笑岔了气。

一众队员惊异地望着预定今日离队的王杰希走进训练室,语气平淡地交代当天的训练内容,又单独对高英杰说了几句话才迈着稳健的步子离开。

一切和往日无异。

“难道那个传闻是假的?队长根本没打算悄悄离开啊。”刘小别凑到袁柏清身边小声地问。

袁柏清摇摇头:“都说是传闻了。”

高英杰经过两人身边时恰好听见他们的对话,抿嘴笑了笑。训练室内,键盘被敲打发出富有节奏的声响,他侧目望向窗外,碧空如洗不见尽头,王杰希正拖着箱子走向微草大门,晨光落在他的后脑勺,深黑的发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圈。

02

林杰离队那天也是这样晴光大好的日子。

王杰希将手机闹钟的时间调整为6:00AM,比平日早了一个小时。临近夏日,这会天刚蒙蒙亮,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投落在室内形成一条细线。他寻着细线走到窗前,远处的朝阳正慢慢升起,是一派明亮的红。

走到食堂时早餐还未准备好,却有一人比他更早到,此刻正坐在靠门的位置静静地看着门外的风景,似是听见了脚步声又砖头看向他。

“早啊,小王。”林杰微笑着,“坐吧。”

“队长。”王杰希应声在他身旁坐下。

林杰听见这个称呼无奈地皱皱眉,看见身旁少年一本正经地坐在他身边,直直地看向门外,分明是面无表情却让他瞧出了几分拘谨,轻轻笑笑说:“我向来起得早,每次到食堂时阿姨还没准备好,只好一个人坐着等,久而久之倒发现了不少乐趣。就食堂门前这块地,太阳刚出来时最好看。”

王杰希安静地听着,又看见林杰伸手比比划划告诉他坪地上各种植物的名字和花期。阳光照在葱郁的青草尖又映入了这位即将离开的微草第一任队长的眼底。林杰转头看向他时,王杰希从他的眼中看见了这片光。

“咱微草是个好地方,对吧小王?”

“嗯。”王杰希点头,笑了,那片光也落入了他的眼底。

林杰离开前转身向门后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小王,要和士谦好好相处,他虽然别扭了点,但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嗯,我知道了。”王杰希应着也转头向身后看去,门旁边露出了一只脚,还套着拖鞋,可见脚的主人在匆忙慌乱间跑出来,连鞋都忘了换。

果不其然,王杰希刚进门,就看见门旁坐了一个人,一只脚穿着拖鞋,另一只脚......光裸着贴在地面,头发乱成一团,全身被罩在门的阴影里,看不清神色。那人抬头瞪了他一眼,又撇开脑袋不去看他。王杰希想起林杰对方士谦的形容,觉得真是再贴切不过,只好无奈地走开了。

方士谦听见脚步声渐远,暗暗松了口气,这模样着实狼狈却偏偏让最不想见的人看见了,胸口憋闷得紧。没过一会脚步声又渐近,他正低头暗暗想这人有完没完,王杰希又离开了。又等几分钟确定对方走了他才抬头,看清眼前的东西立马黑了脸,他面前的桌上正放着一杯水和......一包纸巾。

王杰希本打算回房间睡个回笼觉,刚在床上躺下就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猜到是谁在敲门,他闭上眼睛不打算理会,但那人的破坏力和持久力明显被低估了,敲门声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叹口气,他认命的下床开门。

“王杰希你这包纸巾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会哭!”

“噢。”

咔哒一声,王杰希又把门关上了。

03

方士谦是个活宝。

此刻王杰希和他面对面坐在一家快餐店内,看他从旅行袋里源源不断地掏出一样又一样纪念品,铺满了整张桌子,一一说明产地用途以及价值后又放了回去。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像个导购员一样介绍你的‘商品’?”王杰希皱眉问他。

方士谦严肃地摇摇头,摆出一副“你太天真”的表情说:“不,我是为了显摆。”

这是方士谦第五次出国旅行,相比第一次显得驾轻就熟。王杰希记得他第一次出国时刚退役,回来后倒时差没成功半夜打骚扰电话,所幸那会是夏休期,他没挂断电话,半睡半醒地躺在床上听对方精神亢奋地吐槽国外的食物太难吃,还是微草阿姨的肉包子最棒云云。仲夏的夜晚无风而静谧,王杰希左耳听着空调运作的呜呜声,右耳听着方士谦叽叽喳喳的声音,竟也慢慢睡着了。

说起方士谦,那真是直到退役都不让人省心的存在。一时兴起定了张晚上九点的飞机票,匆匆忙忙吃了散伙饭就风风火火地赶飞机,结果十一点的时候拉着行李箱敲战队的大门说飞机晚点了硬是占着王杰希的房间不肯走,凌晨五点接到机场电话又拖着王杰希给他做司机送他到机场。直到看着他过了安检王杰希才安心地松了口气,有种心头大患已除的轻松感。

这是他经历过的最不像样的一场告别,以至于而今面对方士谦他仍然没有所谓离别的怅惘。

方士谦仍在叙说在国外经历的奇葩事件,一面说一面笑,王杰希分了一半的神在听,不时回应一两声免得对面的祖宗生气,分了另一半的神在想那些往事。

冰块在水里渐渐融化,空气中的水蒸气碰到塑料瓶冰凉的瓶身凝结成水珠。快餐店外两位女子偶然相遇,四目相对竟喜极而泣,似是上演一出人间的久别重逢。

END

没错过太好了:)
今天的粮吃到撑,好满足

评论
热度(21)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